首页      舆情日报

舆情日报(2018年06月08日)

发布时间: 2018-06-08

 行业信息 

食品

良心何在?有人制作“毒馒头” 赚300多万 

时间:20180607

来源:杭州网

链接http://news.hangzhou.com.cn/zjnews/content/2018-06/07/content_7015620.htm

转载媒体:腾讯网,食品伙伴网等

转载量:18

街头常见的红糖馒头,竟然和酱油、“甜蜜素”等词语联系起来,一听就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近日,温州永嘉警方历时半年全面收网,破获系列“毒馒头”案件,打击摊位37个,41人全部获刑,涉案金额高达300余万。

民警暗访排查甜味异常的红糖馒头

一个月买上千馒头,办公室成了“馒头铺”

2017年12月,永嘉警方接到举报,说有家馒头店的红糖馒头甜份异常,经过抽查检测,民警发现店里的黄馒头中环已基氨基磺酸钠(俗称甜蜜素)严重超标。

甜蜜素过多摄入会严重危害人体健康,属于国家限制使用的食品添加剂。凭借多年食品安全案件打击的经验,民警判断,使用甜蜜素替代红糖的可能是红糖馒头生产的行业潜规则,于是开始在全县范围内暗中开展大排查走访。

民警每走一个店铺都会买一个红糖馒头,并做好标记。

因早餐店铺多,且分布都很散乱,民警一个月的走访下来,就已经买了上千个馒头,排查了全县各个大小店铺,并及时交于监测部门予以监测。

“平时买馒头为了填肚子,现在连续半个月购买下来,每天办公室都是一个馒头铺。”

监测结果让人触目惊心——不少馒头里的甜味竟然是“勾调”出来的。

赤糖、酱油、甜蜜素,制成日销几百个的红糖馒头

韩某是安徽人,来永嘉县开早餐店已有15年之久,他发现永嘉人特别爱吃红糖馒头,为了有个好销量,也开始学着做红糖馒头。

“我当时也像同行请教,他们说用红糖做不仅成本高而且甜份达不到,销量肯定不会好。”韩某说,自己尝试了几次确实如此,后来别人就告诉他秘方,用赤糖再加甜蜜素,不仅色泽好看而且甜份也好,韩某一试,加了添加剂的馒头销量确实很好。

“说实在话,我自己的孩子我都不让他们吃红糖馒头,现在觉得这钱赚得不应该。”韩某被抓后说。

相比韩某,瓯北某早餐店的老板陈某“苦心”研究的红糖馒头更是让人气愤。

陈某制作的红糖馒头里面完全没有红糖,那么焦糖色的色泽是如何而来的?这也是陈某的独家秘方:酱油+甜蜜素,甜蜜素还可以去除酱油味。

这一秘方让陈某的生意大好,从原本日销量十来个一下子变成一天卖出200多个,尝到甜头的陈某一做就是几年。

在此期间,为了能减少其他馒头的成本,他还开始用甜蜜素代替白糖,在白馒头里也添加甜蜜素,白馒头的日销量也因此翻倍。

永嘉警方成立专案组全县收网,41个涉案人员被抓

掌握了全县各个摊位的馒头成分后,永嘉警方联合当地市场监督部门检测,通过统一指挥、分批打击的方式,联合各地属地派出所,抽调30余人成立专案组,最终于今年6月全面收网。

全县共打击早餐摊位37家,抓获41人。

韩某、陈某等人违反国家食品管理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足以造成严重的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其他严重的食源性疾病,其行为已经构成了生产销售不符合食品安全的食品罪。

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当中。

警方介绍,甜蜜素是一种非营养型合成甜味剂,其甜度是蔗糖的30~40倍,价格仅为蔗糖的三分之一。消费者如果经常食用甜蜜素含量超标的饮料或其他食品,就会因摄入过量对人体的肝脏和神经系统造成危害,特别是对代谢排毒能力较弱的老人、孕妇、小孩危害更明显。根据我国《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的规定,甜蜜素可以用于糕点、饼干、面包、饮料、配制酒等19类食品中,但不能用于馒头。

进口肉类通关缩至24小时内

时间:20180608

来源:北京日报

链接:http://bjrb.bjd.com.cn/html/2018-06/08/content_254889.htm

转载媒体:新浪网,未来网等

转载量:6 

近日,在天津静海海吉星农产品物流园冷库门前,工人正驾驶叉车熟练地将成箱的美国薯条从卡车上运到冷库内。与以往不同,这些预包装食品由天津口岸到港后被直接运往天津市静海区,货物将在静海完成通关及检验检疫的相关手续。 

5月31日,京津冀(天津)检验检疫试验区在天津静海建立,“进口肉类”和“预包装食品”等两类货物将率先实现“进口直通”,由于压缩了中间环节,货物通关效率大大提高。 

进口商品直通静海 

按照之前的模式,进口食品到达天津港后,需要进行报关和检验检疫等相关手续,但是由于天津港货物量较大,进口食品集装箱到港后往往需要堆放暂存、转场,停留过程中集装箱还需要打冷保鲜。经过一系列处理后,进口食品才可以转运至集散中心进行销售。据测算,通关时间一般为4至7天,货物还曾出现过停留1个月的情况。对食品类货物来讲,时间意味着成本,更意味着商品的口感和质量。 

京津冀(天津)检验检疫试验区成立后,针对进口食品和预包装食品这两类进口食品,集装箱到达天津港后可直接运往天津静海。由于试验区的专一性,货物到达静海后,可直接进行通关和检验检疫。通关过程理顺后,通关时间缩短到24小时之内。 

海吉星农产品物流园总经理助理杜琳表示,集装箱在港口会产生打冷费、转运费、堆放费等费用,每个集装箱每天大约会产生500元的费用。“由4至7天转变为24小时,每个集装箱节省的费用达3000元左右。成本降低,进口食品的销售价格也将降低。” 

京津冀地区首创 

静海区商委副主任闫晶向记者介绍,此前国家设有两家检验检疫试验区,一个在广西凭祥,主要涉及边境贸易,一个在江西赣州,主要涉及进口木材。本次在静海区设立检验检疫试验区是京津冀地区的首创。 

闫晶表示,对天津港而言,目前80%以上的货物主要依靠公路运输,港口集疏运成为发展瓶颈。设立检验检疫试验区能够实现海港功能前移,有利于缓解天津港货物运输压力,提高整体物流效率。 

与此同时,企业可在静海区就近申报和领取证单,无需往返口岸。基于企业诚信和溯源管理系统,实施精准化管理,诚信企业将获得快速验放等更多的优惠政策。对于静海区而言,依托已有仓储、交易、配送、物流的优势,进口商品“直通进区”后,能够更便捷地完成集散,带动当地农产品行业的发展,有利于打造“环京津1小时鲜活农产品物流圈”。 

有望增加水果门类 

京津冀(天津)检验检疫试验区项目占地400亩,目前已建成的120亩可实现“进口肉类”、“预包装食品”两大品类的检验检疫工作。下一步,静海区将推动进口水果、绿植、冰鲜海产品“直通进区”。 

天津海关业务二科科长刘伟向记者表示,试验区先行先试,在操作规范的情况下,进口肉类和预包装食品可以实现风险可控。 

目前,检验检疫部门正与其他部门一道论证进口水果、绿植等门类的可行性。刘伟说:“相对于进口肉类,水果很多环节是不可控的,进口香蕉有可能存在病虫害威胁,以前都是在口岸完成检疫。因此我们要论证‘直通进区’的可行性,保证国门安全。”对此,闫晶也表示,希望通过减少环节降低进口水果的运输时间和成本,让老百姓吃到最便宜、最新鲜的水果。

守护好“舌尖上的安全” 创新完善地方食品安全监管机制

时间:20180607

来源:人民日报

链接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18-06/07/nw.D110000renmrb_20180607_3-07.htm

转载媒体:食品伙伴网,第一食品网等

转载量:7 

食品安全是人民群众生产生活安全的重要方面,直接关系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习近平同志指出,民以食为天,加强食品安全工作,关系我国13亿多人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必须抓得紧而又紧。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食品安全战略,让人民吃得放心。我们要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发扬钉钉子精神,深入实施食品安全战略,切实把食品安全问题解决好,让人民群众吃得安全、吃得放心。

近年来,我国食品安全形势不断好转。巩固和发展这一好势头,需要建立健全保障食品安全的长效机制,其中法治化手段不可或缺。2015年,我国修订食品安全法,各地随之出台了食品安全方面的地方法规,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食品安全治理格局正在形成,食品安全监管更加严格规范。

保障食品安全要靠政府、企业、社会公众共同努力。其中,各级政府相关部门肩负着重要监管职责。2013年以前,我国食品安全监管采取的是以食品安全各监管职能部门为主体的多部门分段监管模式。2013年改革组建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统管全国的食品安全监管工作。2018年,根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将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的职责、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的职责、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职责以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执法职责、商务部的经营者集中反垄断执法和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办公室等职责整合,组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这次改革对职能交叉部门进行深度重组,力度之大前所未有。通过改革,食品药品监督管理体制强化了各部门的协调联动和合作配合,同时也减少了各部门在监管中出现的交叉重叠和监管盲区。这为创新和完善地方食品安全监管机制提供了重要基础和前提。

地方政府按照国务院指导意见精神,于2013年启动了地方食品安全监管机制改革。实践中,各地根据本地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食品安全监管特点,采取符合实际的监管模式。各地食品安全监管机制改革,对于食品监管执法力量下沉、基层监管能力增强和执法信息化水平提升发挥了重要促进作用。但也应看到,各地在食品安全监管实践中还面临一些难题。一是食品产业集中度低,监管盲区仍然存在。不少地方食品生产企业规模较小、数量较多、设备陈旧、管理不规范,安全隐患较多,给监管工作带来困难。二是食品监管相关部门之间的职能定位存在模糊之处。在地方实践中,改革后“多合一”的市场监督管理局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各自独立运行,在市场职责定位上需要进一步厘清。三是基层食品监管专业化水平较低,专业执法力量不足,致使食品监管责任真正落地还存在一定障碍。

深化食品安全监管机制改革是一项基础性、长远性、战略性工作。当前,应认真总结各地食品安全监管经验,紧紧抓住食品安全领域存在的突出矛盾和问题,持之以恒加强源头治理,强化监管措施,增强监管统一性和专业性,切实履行属地管理责任和监管职责,完善体制机制,创新监管办法,不断提高食品安全治理能力和保障水平,守护好“舌尖上的安全”。

加强日常监管。企业是食品生产经营主体,也是责任主体,应对其加强过程控制和日常监管。当前,应从整体上规划整合产业布局,通过政策引导,推动食品种养殖、生产加工、仓储物流、销售等环节从分散向集中转变,实现规模化、标准化、品牌化经营。在食品生产、加工、储运、销售等环节实行企业第一责任人制度,确保食品来源可查、去向可追。对出现问题食品的地方,要深挖产业链,将违法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明确监管职责。规范并严格执行地方食品安全监管责任制,将“保证食品安全、保障公众健康”作为必须遵守的基本原则,使各监管部门真正确立保障食品安全的责任意识。重点提高基层监管专业化、规范化水平,围绕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下移关口,补齐短板,抓住关键环节,通过各部门通力协作、共同监管,形成良好的地方食品安全行业生态,完善有利于食品安全监管的体制环境。

建立长效机制。在食品监管部门内部建立长效机制,全面加强地方监管力量。食品监管部门应制定规划,将人员培训与考核结合起来,大力提升人员素质与能力。对城乡接合部、农村村镇、校园及其周边等重点区域,对群众日常大宗消费食品、低价食品、小作坊食品等重点品种,建立长期专项检查机制,打通监管毛细血管,建立全方位覆盖和城乡一体化监管体系。加强基层食品安全监管大数据平台建设,真正构建起从农田到餐桌全链条闭环式数据平台,实现监管协同化、智能化和专业化。

严格规范执法。一些地方出现食品安全问题,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处罚不严格、违法成本低,难以形成震慑效应。对此,在立法层面要建立严格处罚制度和惩罚性赔偿制度,在执法层面要严格规范执法。只有严格规范执法,敬畏意识与底线意识才能在人们心中确立起来,法律的尊严与效力才能落地生根。地方食品安全执法面对众多厂家商贩,一方面要对他们加大宣传培训力度,使其牢固树立知法守法观念;另一方面,在监管执法中既要严格规范执法,又要运用适当方式方法,构筑起切实有效的食品安全屏障。

 

 
出国旅游查出“癌症” 花62万打“抗癌针”

时间:20180608

来源:北京晨报

链接:http://bjcb.morningpost.com.cn/html/2018-06/08/content_491359.htm

转载媒体:东北网,网易新闻等

转载量:40

近年来,爱美的女士越来越多,对于保养一点也不吝啬。个别美容机构正是看中这一点,专门瞄准爱美女士的钱财。6日,湖南株洲市公安局天元分局通报了一起海外医疗诈骗案,该团伙打着免费旅游的幌子引诱对象出国,虚构病情进行诈骗。经初步核实,该案涉及全国26个省,受害人达1731人,涉案金额6.5亿元。

免费体检查出“癌症”

多年来,王萍(化名)一直在株洲天元区某美容店做美容,平均每年要花费数万元。去年10月前后,美容院老板陈某找她说,产品厂家为回馈大客户,特安排她到马来西亚旅游一次,费用全包,还是高规格接待,她就答应了。

王萍回忆说,抵达马来西亚吉隆坡后,旅行团就到当地一家医院进行免费体检,并在相关人员的带领下,接受医院内“专家教授”的会诊,教授称其可能患有肺癌、乳腺癌,且患癌几率达到90%,“向我推荐了可以预防癌症的治疗方案,花62.5万元打了抗癌针。”

“前两个月,单位才组织的体检,没发现什么异常。”王萍说,回国后,她越想越不对劲,于是将体验报告带至长沙、株洲两地医院,找专家进行会诊,医生称其各项指标正常,无癌症病征。直到此时,王萍才怀疑自己被骗,于是马上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利用海外医疗虚构病情

接警后,株洲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展开调查。经调查,办案民警发现了以广州唯托国际公司总经理胡某为首,在全国利用海外医疗虚构病情实施诈骗的犯罪集团。该犯罪集团分为公司法人及股东、各部门负责人、区城经理、加盟代理商、美容店5个层次。

在掌握了该团伙的组织架构、运作模式和主要犯罪证据后,去年11月1日,警方分别赴广州、长沙、株洲等地展开抓捕,共抓获犯罪嫌疑人64人。

“锁定对象后,他们会做三套方案,还设置了保底费用。”株洲市天元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曹鹏介绍,美容店老板陈某在经营过程中,一直在筛选经济条件好、注重身体保养、文化水平低且不懂英文的顾客,再以免费旅游为幌子,引诱受害人出国。曹鹏说,待受害人体检报告出来后,该团伙会安排无行医资质的嫌疑人冒充国外医院的“专家教授”会诊,并将正规医院的体检报告换成伪造的体检报告,谎称受害人可能患有癌症等疾病。同时,陪同人员配合给受害人“制造危机”,让其对自身身体状况产生危机意识,接受假教授开出的十几万甚至几百万不等的治疗方案。“说是注射的抗癌药,其实就是营养素或维生素。”回国后,该团伙再通过回访确保是否安全,其非法所得按照广州维托国际公司30%、代理商20%、美容店47%、假“专家教授”3% 的比例分成。

多管齐下避免禁药成网红药

时间:20180608

来源:北京晨报

链接:http://bjcb.morningpost.com.cn/html/2018-06/08/content_491270.htm

转载媒体:中国经济网,中金在线等

转载量:3

江苏淮安市民朱女士在网上购买了一款“网红减肥药”,按要求每天服用三包,没想到两天后全身无力,头晕、心慌、呕吐,可体重一点没减掉。后经权威部门检测,减肥药中含有西布曲明等违禁成分。近年来,各类违法添加西布曲明的“特效减肥药”层出不穷,相关案件在多地发生。这一早在2010年就被明令停止生产、销售和使用的“禁药”禁而不止,甚至变身“网红减肥药”。(6月7日新华社)

一旦出了问题,许多人都会质问:监管去哪儿了?这样的质问虽合理。但一些现实情况也无法忽视。这些“禁药”成网红药的案例,基本上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精准地避开“监管地带”。比如,他们先会起一个时尚的名字,听起来很有科技含量,然后再通过网络社交软件一对一私下分销、零售、支付、快递。整个过程直接避开了工商、食药监等监管环节,甚至连网购平台都没有用,直接用微信、QQ等社交软件就完成了所有交易。这要监管到位,难度的确很高。

这般现实也证明一点:传统的监管思维、监管路数、监管套路,一旦面对现代信息技术,很难从根本上去堵截和防范这类假冒伪劣药品,而这样的事情仅仅依靠事后的打击也远远不够。堵住这些假药背后的漏洞,除了事后的强力打击外,还需要有更多积极的行动与作为。

换言之,要避免“禁药”成网红药,必须多管齐下:一则,社交平台需要承担起一定的监管与过滤责任,不能任由个体发布违法信息,这是第一道防火墙;二则,监管部门也应创新监管方式,拓宽社交平台用户线索的举报等路径,将问题更好地发现在苗头阶段;三则,个体也应提升自我的觉悟,真想减肥,也应到有资质的正规医院咨询,制定科学、合理的减肥方案,而不能盲目相信“减肥药”,很多事情,往往“欲速则不达”。

只有平台、个人和监管部门一起发力,才能更好地保护好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国外抗癌药马法兰的“黑市”困境

时间:20180607

来源:新京报

链接:http://bjcb.morningpost.com.cn/html/2018-06/08/content_491270.htm

转载媒体:和讯网,中华网等

转载量:83

6月2日,一名代购者向新京报记者提供的美国版(左)和瑞士版(右)马法兰针剂实物照片。

6月2日,代购者向记者提供多种马法兰针剂的报价。

   看到抗癌特效药有望简化审批且零关税进入市场的消息,章琪夫妻俩又想起了两年前为了保住儿子眼睛,不得已“举牌寻药”的场景:夫妻俩站在济南泉城广场的中心,举起一块泡沫板,上面写着“马法兰来救命”,醒目的白底红字。

当时他们的儿子小泽泽刚一岁,但因患视网膜母细胞瘤,右眼肿大面临摘除。医生告诉章琪,马法兰这种国外的抗癌药疗效好,或许能保住孩子的眼球。

然而,马法兰并未在内地上市,章琪遍寻不得,无奈“出了个下策”举牌求助。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肿瘤患者群里,几乎每天都有人在寻找马法兰,但苦于“没有身份”,这种药多以隐秘的方式流入内地,形成一张地下供需网络。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血液肿瘤中心主任孙媛告诉记者,虽然没有准入,但马法兰在国外有十多年临床经验,对多种实体瘤的疗效都是不可替代的,甚至是必需品。她还提到,不只是马法兰,不少国际公认的抗癌药在内地都面临“有名无分”的尴尬处境。业内人士称,究其未在中国内地入市的原因,一是审批问题,二是药企的成本考量。

“救命药”的上述困境,引起了各界关注,有关解困议题也进入到民主党派及政协委员的提案中。4月1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并鼓励创新药进口。相关部门也出台了政策,简化进口特效药审批流程,包括马法兰在内的抗癌药,或将加快进入内地市场。

寻找“马法兰”

章琪第一次听到“马法兰”的时候,“像抓到了救命稻草”。

那是2016年初冬,1岁的小泽泽确诊视网膜母细胞瘤后不久,一位病友向他推荐了这种药。那时候的小泽泽右眼已经肿大,失去视力,打算做摘除手术。

医生向章琪表达了自己的顾虑,马法兰可以用,但不保证疗效,而且这种药在内地买不到,需要他自行购买。

此时的章琪才知道,马法兰并未在内地上市。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规定,未经批准生产、进口,未取得批准文号的,按假药论处。

马法兰,又名爱克兰,美法仑等,最早由药剂集团葛兰素史克公司生产。它的产品说明中提到,该药可用于多种肿瘤,在单一化疗及联合化疗中,为多发性骨髓瘤的首选药。对精原细胞瘤、乳腺癌、卵巢癌、慢性白血病、真性红细胞增多症,恶性淋巴瘤、儿童晚期神经母细胞瘤、甲状腺癌有效。动脉灌注治疗肢体恶性肿瘤有较好疗效。

“我不想儿子摘掉眼球,只能赌一把。”此后,章琪到处打听买药,苦寻无果。情急之下,他和妻子决定上街寻药,举了块招牌,站到了济南最热闹的广场上。

史华3岁的儿子患神经母细胞瘤,做移植手术前,医生也给出自行采购马法兰的建议。在此之前,史华对马法兰一无所知,他开始在网上搜集资料,“代购我不放心,怕买到假药,孩子跟着受罪。”而去香港买,又会多花不少钱。

一番考量后,史华带着筹来的两万块钱,抱上儿子,去了香港。飞机、大巴、地铁,一家三口一路匆忙。两天后,他花了7000元左右,从香港一家医院买回两支马法兰针剂。

章琪在举牌求药后,结识了代购马法兰的人,迅速决定让对方帮忙购买。面对5800元一支的高价,章琪只能“先买一支试试”。

“没名分”的首选药

章琪代购的第一支马法兰起了作用,之后,他又相继代购了3支。

史华将两支马法兰带回后,赶忙塞进了自家冰箱,直到移植手术开始前,他才塞到医生的手里,甚至都没仔细看过马法兰针剂的样子,“那是救命药,不敢乱动”。

手术很成功,儿子的病情趋于稳定。但想起香港买药的经历,史华还是忍不住感慨,“怎么买个药就那么难”。

他不知道,马法兰早在12年前就曾进入内地市场。1996年,葛兰素史克的马法兰获批进入中国内地市场,当时有关部门的定价是,2mg每片,25片一瓶的马法兰在中国内地的售价不能超过70元。而据媒体报道称,这个价格远远低于马法兰在美国等多个国家上百美元的定价,马法兰也成为了当时中国内地最便宜的抗癌药之一。几年后,葛兰素史克将马法兰卖给另一家药企,马法兰便没有再申请进入中国内地市场。

然而,这种在内地“消失”多年的药,在多个国家仍被使用。有十几年儿童肿瘤治疗经验的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血液肿瘤中心主任孙媛表示,未在内地上市,并不意味着马法兰疗效有问题,相反,它对多个实体瘤治疗都有着很好的临床效果。

医药战略规划专家史立臣也提到,马法兰对部分肿瘤有一定的效果,但并非人人适用,医生会综合实际病情和病人体质等因素来决定是否使用含马法兰的方案。

事实上,马法兰并未因退市而在内地“消失”,不少肿瘤医院医生仍会根据病情,使用马法兰的治疗方案,以达到最佳治疗效果,病患家属也会主动选择去国外或中国香港购买使用。

对此,孙媛表示,外购进口药行为违规,除了买药的家属,用药的医生也在承担着风险。“一方面,医生出于本职,也想给患者用最好的药治好病人;而另一方面,医生使用未入市的药也是违规行为,而且还得承担很大的风险”。

隐秘“药市”

多年以来,在多种肿瘤患者群体中,马法兰几乎成了一种口耳相传的“秘笈”。然而,苦于没有正规购买渠道,这些人跟章琪、史华等人一样,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自己出境购买,要么寻求代购。一个马法兰的隐秘“药市”由此而生。

刘涛早在2012年就接触过药贩子,那年,他做多发性骨髓瘤移植手术前,用了马法兰。

刘涛回忆,当时私买马法兰还比较容易,甚至有医生会帮忙介绍药贩子。“我找了一个药贩子,买了几支针剂,当天下午就送到了。”刘涛说,那时候的药贩子还会囤货,要价也便宜,“瑞士版的才1500元一支,现在已经要2500元左右了。”

6年来,她见证了马法兰药市的变化,价格在飞涨,购买渠道也从此前的线下发展到了网络。

记者搜索发现,无论是QQ群、微信群,还是病友论坛,都有大量因“马法兰”而聚集的人。其中有“寻药”的,也有“卖药”的。

通过QQ群搜索马法兰,会弹出“马法兰代购”、“马法兰现货”等交流群。而百度贴吧的“马法兰吧”有着3000多条帖子,几乎每天都有人发帖买药或卖药。

此外记者调查发现,在一些病友论坛里,这类交流显得更为集中。在一个淋巴瘤论坛中,记者搜索发现有数十条新近发帖,每一条帖子都有大量评论,交流者都是肿瘤患者或家属。记者注意到,在一条“哪有马法兰”的求助帖下面,有人留言称“家人没用完可转让”,也有人给出代购者的联系方式,甚至有人给出某地一家正规药房的电话,称该店可购买马法兰。

记者随后联系了上述药店,对方表示有多个版本马法兰,“我们都是香港拿货的,正规药,价格也比较低。”对方称异地购买只能发快递,当记者质疑“天气热会不会影响药效”时,对方表示,会往快递里放冰块来冷藏。

记者通过论坛留言联系了另外一位“代购者”,对方则毫不避讳地表示,自己属于广东一家医药公司,药品质量有保证。“我们公司做了3年了,从香港医院拿药,然后从广东用快递发货到各地。”他能随口报出各个版本马法兰的价格,并直言“上周北京这边还要了7支,用于骨髓移植,我们公司一个月卖七八百支(马法兰)。”

按其3000元/支马法兰的报价,这名“代购者”所在的公司一个月马法兰的销售额就超过200万元。

一位熟悉内情的人告诉记者,不少人看中代购抗癌药有利可图纷纷加入,“我曾见过一个送药的小哥,在几年时间内,在香港注册公司了。”

对这种代购行为,孙媛等医生表示担忧,马法兰等抗癌药对运输条件有一定要求,一般需要低温保存,否则会影响疗效甚至失效,“普通的快递运输有很大风险,医生也没法进行药效检测”。

交流“代购”的另一个阵地,就是微信群。肿瘤患者会组建微信群,在群里交流病情,不可避免,马法兰成为常谈话题。

多名肿瘤患者向记者透露,微信群里大多数病友都使用过马法兰,购买渠道就掌握在微信群里的几个人甚至一个人手中。一名患者表示,较早用药的病友会把渠道分享给其他人,慢慢地群成员就会越来越多,这个渠道也就越被认可。

刘涛是那些掌握购买渠道的人之一。

用药移植五年后,他恢复良好,开始正常的工作生活。他告诉记者,康复期间,经常有病友找到他咨询买马法兰的事情,出于好心,他就将自己的渠道推荐给别人。时间久了,找来的病友越来越多,他就组建了一个微信群,如今成员已有几百人。

他坦言,自己推荐并非为了挣钱,只是想给病友介绍一个安全的渠道,以免被药贩子欺骗或者买到假药。刘涛也不会向供货人收取好处费,“但对方会主动给我发个红包表示感谢。”

“假药”困境

刘涛也有自己的忧虑。“我知道这个药是没有审批的,帮忙介绍买药也有风险,但是病友相信我,我又不想看到人家无药可用。”

他的担心不无道理,因代购抗癌药涉案者不乏先例。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仅去年,就有4起涉嫌非法生产、销售进口抗癌药的案件,马法兰均在其列。

今年年初,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了一起涉案总金额超千万元特大“假药”销售案件,主要涉案人员被认定“生产、销售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五百万元。被告人从境外采购未经国家批准进口的药品,走私入境后售给患者,涉及数量较多的有马法兰、格列卫、易瑞沙等抗肿瘤药品。

而这起案件,就是当下马法兰代购市场的一个放大版。

在有关部门严厉查处的同时,不少代购抗癌药案件也引发争议。

2002年,江苏人陆勇得了癌症,靠高价药物维持生命,后来他找到去印度买便宜仿制药的方法,数千病友让他代购,也因此引来诉讼。2014年7月,沅江市检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事发后,1002名癌症患者在联名信上签字为他声援。第二年初,沅江市检察院对“抗癌药代购第一人陆勇案”撤诉,并解释称“陆勇的行为不构成销售假药罪”。

全国政协委员涂辉龙曾对此案发表看法称,陆勇事件引发争议的同时,也揭开了一个“现实困境”:癌症病人急需特效药延续生命,但所需药品要么价格相对国外市场高太多,要么根本就未入市,代购药品又涉嫌违法。

至于为何没有引进内地市场,医药战略规划专家史立臣称,马法兰效果好但使用量不算太大,药商考虑到成本和效益,不愿申请进口。

对此,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研究员冯文化进一步解释称,国外药企不申请入市,内地药企不愿生产仿制药,这是“缺药”的一大因素。“很多国外药企生产的抗癌药和罕见病药患者群体小,定价也比较便宜,而注册申请又得花一笔不小的费用,因此药企也不愿意申请进入中国内地市场。”冯文化称,这些药需求不大,生产成本也很高,所以内地药企也不愿仿制。

他举例称,两年前,他也曾想研发马法兰仿制药,后经过了解,马法兰的生产设备成本就高达3000万元,生产所需的无菌原料也价格不菲,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放弃。

“救命药”解困

孙媛在采访中提及,除马法兰外,目前仍有多种在国外取得临床验证的抗癌类药物没能走进内地市场。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原院长俞光岩也曾关注到这个现象。他称,如今药品私下买卖越来越多,涉及品种越来越广,以抗肿瘤药物为甚,马法兰就是其中一种。

今年两会期间,农工党中央提交的《关于实行进口药品国家专营 健全药品供应保障制度的建议》的提案也提到,从近期调研情况看,一些血液病治疗药品、儿童用药和罕见病药品的供应保障仍不乐观。以马法兰为例,该药品是白血病骨髓移植治疗的标准用药,但中国内地并不销售。根据中华医学会血液学会提供的数据,目前异体移植需求约4500例/年,自体移植需求约1500例/年,均因马法兰短缺受到影响。

这些药物未能进入中国内地市场,究其原因,不仅有药商药企对成本的考虑,也有审批方面的原因。

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研究员冯文化表示,一种进口药在进入中国内地市场前,需要经过多个审批流程,从申请注册到临床试验,有些甚至需要1-3年才能完成,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是审批流程有问题。“药品进口审批其实哪个国家流程都差不多,而中国的申请品种多,审批部门的人力却很少,才导致大量品种积压。”

针对目前国内药品审批慢,以及部分临床必需药、罕见病药品短缺问题,时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毕井泉(现任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副局长)在今年两会期间曾提出了四点原因:第一,我国要求药品在结束临床一期试验后,从临床二期开始才能在国内申请。第二是国内知识产权保护不完善,国外药商不敢在国内上市。第三是医保报销目录调整不及时,药企担心收不回成本。最后一点原因是审批人手不足。

毕井泉说,目前,食药监总局正在和有关部门积极协商解决问题,对于不合理的要求予以取消,同时加强知识产权制度,对于审批的效率,通过优化流程和增加效率予以解决。

4月1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并鼓励创新药进口。

4月28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曾益新表示,目前大部分抗癌药依然昂贵,自主研发能力弱且多依赖进口,患者用药可选择性不高、费用负担较重。

曾益新介绍,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海关总署、药监局协同配合,研究确定了多个降低癌症患者药费负担的具体措施,包括对进口抗癌药实行零关税,对已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施政府集中谈价和采购,加快癌症防治药品审批上市等。

“提高我国抗癌药品的研发能力,是降低抗癌药品费用、减轻对进口抗癌药品依赖的根本之策。”曾益新表示,国家科技计划将加大对抗癌药研发的支持力度,优先支持临床急需抗癌药研发。

5月23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共同发布优化药品注册审评审批有关事宜的公告,对于境外已上市的防治严重危及生命且尚无有效治疗手段疾病以及罕见病药品,进口药品注册申请人经研究认为不存在人种差异的,可以提交境外取得的临床试验数据直接申报药品上市注册申请。这也就意味着,部分“救命药”进入内地市场的速度将加快。

冯文化表示,目前审批的问题正在解决,加上新政策的实施,很多进口药将很快进入市场。“比如说有一款进口疫苗,几年前就向中国申请上市了,却一直没批下来,一个多月前,这个药被批准入市,审批只用了8天左右时间。”冯文化认为,要解决“救命药短缺”的现状,除了免去关税加快审批,还应促成药企主动申请入市,这样才会有更多进口药获批上市。

冯文化也提到,据他了解,马法兰或会在不久后再次进入内地市场,“目前已有一家内地药企获批生产马法兰仿制药,此外,还有一家国外生产马法兰仿制药的药企也提出了入市申请,可能还在审批中。”

日前,记者曾就马法兰等进口药品入市问题咨询相关管理部门,但尚未获得回复。

 保健
6种“保健品”有毒全国销售4200万盒

时间:20180607

来源:北京晨报

链接:http://bjcb.morningpost.com.cn/html/2018-06/07/content_491135.htm

转载媒体:搜狐网,新华网等

转载量:55

昨天上午,浙江台州警方通报了一起浙江史上最大一起有毒有害“保健品”案,涉案金额超16亿元,扣押相关产品10万余盒,采取刑事强制措施14人。更令人震惊的一个数据是,犯罪团伙已经向全国销售这些有毒有害保健品超过4200万盒。这些保健品包括基因口服胰岛素II代(圣方牌知葛胶囊)、苦瓜养胰素(圣方牌知葛胶囊)、通脉化糖、糖必平(华平牌黄芪丹参铬胶囊)、田葛芪参胶囊(丝可培牌桑蚕参胶囊)、仁合胰宝(金帝华牌糖舒尔克胶囊)。如果家里有降血糖的保健品,赶紧查一查有没有这6种产品。

国际信息

食品

法国召回一批次辣牛肉酱

时间:2018年06月08日

来源:食品伙伴网

链接:http://news.foodmate.net/2018/06/470953.html

转载媒体:无

转载量:0

欧盟食品饲料类快速预警系统(RASFF)消息,近日,法国通过欧盟食品饲料类快速预警系统通报辣牛肉酱含玻璃碎片,已对问题产品实施召回 

具体通报内容如下表:

通报时间

通报国

通报产品

编号

通报原因

销售状态/采取措施

通报类型

2018-6-7

法国

辣牛肉酱

2018.1569

含玻璃碎片

销至其他成员国,召回

预警通报

 

通报还显示,以上辣牛肉酱已被销往比利时和卢森堡。

挪威通报我国一批次ω-3脂肪酸油不合格

时间:20180607

来源:食品伙伴网

链接:http://news.foodmate.net/2018/06/471148.html

转载媒体:

转载量:0

欧盟食品饲料类快速预警系统(RASFF)消息,近日,挪威通报我国出口ω-3脂肪酸油不合格,原因为非法进口 

具体通报内容如下:

通报时间

通报国

通报产品

编号

通报原因

销售状态/采取措施

2018-6-6

挪威

ω-3脂肪酸油

2018.1560

非法进口

产品未在市场销售,官方扣留

食品伙伴网提醒出口企业,严格按照欧盟有关程序要求出口产品,并及时提供必要的证明材料,从而保证出口顺利进行。